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二黄中三眼 > 翁思再:孟小冬沙桥饯别唱腔赏析

http://jincaisuye.com/ehzsy/54.html

翁思再:孟小冬沙桥饯别唱腔赏析

时间:2019-07-30 06:3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翁思再:孟小冬《沙桥饯别》唱腔赏析

  余叔岩、孟小冬

  孟小冬《沙桥饯别》唱腔赏析

  《沙桥饯别》一剧中“提龙笔”这段(二黄三眼)原是余叔岩用来吊嗓的,并不筹算以此粉墨登场或灌制唱片。1936年,一位私淑余派的票友未经余叔岩同意,在南京地方电台把这段唱灌成了唱片。因为未经余氏实授,这位票友的《沙桥饯别》不免于“依样胡芦”之列。于是,余叔岩一改初志,在1938年,亲身把《沙桥饯别》灌成了他生平的最初一张唱片,以其抵消1936年那张《沙桥饯别》唱片的某些消沉影响。

  余叔岩《沙桥饯别》

  【1939年国乐唱片】

  王瑞芝京胡、白登云司鼓

  [二黄慢板]提龙笔写牒文大唐国号,

  孤御弟唐三藏替孤代庖。

  列国内众蛮王休要阻道,

  到西天取了经即便还朝。

  孤赐你锦法衣霞光万道,

  孤赐你紫金钵禅杖一条;

  孤赐你藏经箱僧衣僧帽,

  孤赐你四童儿鞍前马后、渡水爬山好把箱挑。

  内侍臣与孤王将宝抬到,

  金銮殿王与你改换法袍。

  余叔岩1938年灌《沙桥饯别》时,力避老腔,多设新腔,当他的新《沙桥饯别》在社会上站住脚跟后,他又把老腔中的合理部门,与新腔掺在一路用,这一设想,在孟小冬《沙桥饯别》中表现出来了。若是把孟氏乐谱同余氏唱片相对照,可知唱腔有以下几处较着分歧:

  如首句“大唐国号”的“国号”两个字都是以“6”(低音)音为基音,有“一顺边”之弊。孟氏吊嗓录音则把“号”字的基音提拔为“1”,避免了上述弊病。这种改动,是以余叔岩“三极韵”的音韵理论为根据的。

  所谓“三极韵”,据吴小如传授讲,是余叔岩总结出来的相关湖广音和京音等在唱念中连系利用的纪律。孟氏“号”字的处置,是改湖广音为京音,降服了当机会械地采用湖广音的流弊,它和前面一个“国”字连在一路唱,显得有变化,旋律感强。

  再以第八句为例,孟氏“孤赐你”三字走了低腔,比起余氏1938年的唱片来,显得蜿蜒跌荡放诞,动听动听。在末句中,孟氏“法袍”二字虽是老腔,此处用来却凸起了余腔简练、宛转的气概。

  孟小冬《沙桥饯别》

  除此之外,在演唱统一唱腔的过程中,孟小冬又有一些分歧的处置,这曲直谱所难以表示出来的。

  起首,孟小冬的气口用得比余叔岩少。好比第九句“将宝抬到”的长拖腔,余叔岩外行腔中有一个搁浅,于胡琴的垫头中换气,再往下唱,而孟小冬则趁热打铁;又如第八句“孤踢你四童儿”之后,孟小冬把“鞍前马后渡水爬山好把箱挑”12个字连贯唱出,而余叔岩则要在两头用两个气口。孟小冬如许处置,使长拖腔富于气焰。本来这恰是余叔岩对唱腔的要求,只是他本人晚年在实践中力有未逮而已。

  其次,孟小冬的行腔,往往在划定的节拍中,恰当调整吐字归韵,仿佛是“舔”着胡琴板槽唱,有一种令人惬意的“懒劲”和“粘性”,或者说,是唱出了韧劲儿和弹性。在“孤赐你藏经箱僧衣僧帽”句中,余叔岩是以“经箱”二个字为一拍,然后空一板再唱“僧”字。孟小冬则把“经箱”分隔来唱,使“藏、经、箱、僧”4个字接连,一字一拍,看似朴拙,现实结果倒是平中出奇。

  虽然孟小冬生前几回再三声明,她的演唱完满是忠诚于余叔岩晚年的遗训,不认可“孟派”之说,但通过对孟小冬《沙桥饯别》唱腔的阐发研究,我认为孟小冬仍有其个性。此次要是在运腔方面,她比力喜好清晰地描绘旋律的轮廓,但不如余氏空灵、凝炼,比余氏通俗、写实,并在委婉温和方面有所成长,可称为余派艺术中的一个“婉约派”的分支。

  中国戏剧1989-04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