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二黄中三眼 > 详解京剧中的西皮唱腔

http://jincaisuye.com/ehzsy/55.html

详解京剧中的西皮唱腔

时间:2019-07-30 06:34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详解京剧中的西皮唱腔

  什么是西皮?

  西皮是京剧的次要声腔之一。西皮的曲调活跃、愉快,唱腔刚劲无力、节拍紧凑,很是适合表示欢喜腾跃、果断、愤激的情感。

  西皮的板式有:原版、快板、慢板、流水、导板、散板、滚板、摇板、二六、回龙、快三眼、娃娃调、反西皮等等。

  明末清初秦腔经湖北襄阳传到武昌、汉口一带,同本地民间曲调连系演变而成。在京剧、京剧剧照汉剧、徽剧等剧种里,西皮都同二黄腔调并用,合称“皮黄”。在湘剧、桂剧等剧种里,西皮又称“北路”,同二黄称为“南路”相对,或合称“南北路”。京剧西皮包罗导板(倒板)、慢板(慢三眼)、原板、二六、快板、散板、摇板、回龙等板式。同二黄比拟,西皮一般较为高亢刚劲、活跃明快。又有反西皮腔调,也包罗二六、摇板等板式。

  什么是西皮二六?

  关于西皮二六板式名称的来历一种说法是:西皮二六板式由过门而定名,由于这个板式的过门旋律是十二板的长度,十二是由两个六构成,故称为“二六”。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个板式的节拍不快不慢,属二流节拍,叫白了成了二六。

  先引见带十二板过门的花旦二六唱段。《别姬》“劝君王喝酒听虞歌”这段二六就是带大过门的花旦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,它没有高腔,音域较低,从演唱角度讲,这种板式的演唱比力轻松省力。

  花旦西皮西皮二六板式的上、下句的落音,在连结原板上句落“6”,下句落“5”的前提下,也有所成长变化。好比《别姬》一剧中的西皮二六,第一句“劝君王”这个上句的落音不是原板常见的落音“6”,而是落在了高音“1”上,从句头的“劝”字、和“听”字的中低音区,旋律是向上行进,变化成落高音“1”的,花旦二六的这种唱腔良多见。其他的几个上句都保留了和西皮原板不异的、上句落“6”的特点。花旦二六的下句落音,和原板一样是“5”和“1”。

  西皮二六板式的起唱形式有三种:上面引见过十二板的起唱形式,用得最多的是“碰板”的起唱形式,既只用一拍时值的“小垫头”就起唱腔。第三种起唱形式是从其它板式转接而来。

  西皮慢板是在西皮原板的根本上,用延申、加花 、扩展手法而构成的板式。与其相反,西皮二六则是用浓缩、简化、加快的手法,演变出的一个板式。西皮二六这个板式的特点是:和原板一样也是2/4的节奏、一板一眼的形式。从总体上看,二六的节拍虽属中速节拍,但比西皮原板紧凑,字多腔少,要快于原板。

  西皮二六改变了原板唱腔“眼起板落”的格局纪律。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纪律是:第一句不是从眼上起唱,而是“板上起唱”,下面其余的各句才是从眼上起唱,西皮二六板式收缩了唱腔,演化成了西皮二六板式“唱腔落眼“的根基形态。

  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旋律比原板简化,有“字多腔少”的特色。连结了西皮原板的上、下句根基落音,在剧中常用于论述、说理、景物描写和抒发比力快慰、满意的豪情。

  《斩黄袍》“孤王酒醉在桃花宫”是一段节拍较慢的老生西皮二六,一板一眼,中速的节拍,上下句落音与原板上句落“2”,下句落“1” 完全不异。第一句“孤王酒醉”是从板上起唱的,面后的各句都是从眼上起唱。每句唱腔的尾音都落在眼上。句与句子之间没有大过门,只用小垫头毗连下一句唱腔。若是说一段十句唱词的西皮原板唱段,约用五分钟时间演唱,而同样长的唱段若用西皮二六板式演唱,约三分钟即可完成,由于西皮二六板式的显著特点是没有大过门,没有大拖腔,唱腔简化,节拍紧凑。

  老生行当的西皮二六板式,有“二六” 与“快二六”之分,只要老生的“快二六”才连结了西皮原板“眼上起唱”的纪律,由于快二六是1/4拍子的,它把“眼上起唱”收缩为“过板起唱”。《定军山》“在黄罗宝账领将令”、《文昭关》“伍员在头上换儒巾”都是西皮快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。《文昭关》“伍员在头上换儒巾”这段唱腔是老生西皮快二六。快二六的速度已近似于西皮流水板,故快二六不消2/4节奏,而用1/4节奏记谱,快二六唱腔更为简化、畅达,成了有板无眼的唱腔。在“夺头”末锣后即开唱、属于过板起唱的形式,连一拍时值的小垫头都省略掉,是中快速的节拍。

  老生快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,与前面赏识过的,《斩黄袍》一剧中的二六唱段比拟较,节拍较着分歧,快二六比二六几乎是快了一倍。虽然速度加速,可是从唱腔的布局,小过门,开唱锣经等诸方面,十分较着的看出仍是二六的板式特点。

  西皮唱腔的分歧板式

  西皮在常见剧目中,有《四郎探母》,杨延辉唱的“未开言不由人泪如泉涌”就是老生的“西皮倒板”,铁镜公主唱的“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”就是青衣的“西皮倒板”。西皮倒板用来起头大量的唱段,比力常用。诸如斯类的还有该剧中杨宗保唱的“杨宗保在顿时传将令”是小生的西皮倒板,《铡美案》中包拯唱的“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”是净行的西皮导板,《打龙袍》中国太唱的“龙驹凤辇进皇城”则是老旦的西皮导板……西皮导板品种虽然繁多,可过门根基雷同,只需听熟了过门就晓得演员要开唱什么板式了。若是统一出戏中导板太多,琴师会多用分歧的花过度伴奏,免得发生听觉委靡~

  闷帘导板与一般导板的唱法根基分歧,可是在演员没有上场的环境下先在幕后唱的,如 《消遥津》 中的刘协(汉献帝)在幕内有一大段唱“父子们在宫院悲伤落泪”就是帘帘导板,唱完后人物才出场。但这一可是二黄导板,不是西皮导板。

  若是您还想晓得雷同的名称,能够简单举几个例子。起首,西皮与二黄最显著的区别就在乐律。西皮次要表示明快亮丽,二黄次要表示低落悲婉,在此无法申明,只能告诉您:西皮是[眼起板落],即敲鼓开唱,打板收音,二黄则是[板起板落],开唱与收音都在打板上。这是板式上的一点主要区别。晓得了板和眼,就能够向您注释其他的名称了。

  西皮以节拍来划分,能够分为“西皮导板”,就是前面提到的板式,在此不反复。

  然后是“西皮慢板”,也叫“西皮三眼”,如名是打一板,司鼓的鼓师要用必然的节拍在鼓上敲三次再收板,以此为一个小段落,也就是“一板三眼”。这三眼按次序分为“头眼”、“中眼”和“末眼”。演唱者的开唱在第二次敲兴起头,也就是“中眼”。(例:老生 《空城计》 ,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,青衣《坐宫》,猜一猜驸马爷袖内机关等。)

  然后是“西皮原板”,是为“一板一眼”,演唱者的开唱就在眼上。但唯独青衣的西皮原板仍然是一板三眼,开唱仍要找中眼,这一点要出格留意。(例:老生《失街亭》,两邦交峰龙虎斗,青衣《凤还巢》,本该当随母亲镐京僻难等。)

  然后是“西皮流水”,由于节拍加速,所以在冲击中省略了“眼”,只流下“板”。但这并不是没有眼,眼就在两次响板的两头,要凭演唱者本人体味。(例:老生《三家店》,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,青衣《女起解》,苏三离了洪洞县等。)还有更快的“西皮快板”,如《铡美案》中净行的“驸马爷进前看端祥”。

  在原板与流水板两头,有一种板式叫“西皮二六”,节拍比原板稍快(有的几乎一样),但也是有板无眼。常见的有《空城计》中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”的老生戏,还有《武家坡》中的“指着西凉大声骂”的青衣戏。

  在这些正轨板式间,还有过渡用的“西皮摇板”和“西皮散板”。摇板的过门与流水与快板雷同,也就是大师经常听到的“里个龙”,但唱腔有所分歧,如 《坐宫》 中杨延辉的“我本是杨四郎把名姓改换”几句就是摇板,《回令》中他又唱的“我哭一声老太后”等一大串都是散板。

  别的,西皮中还有“反西皮”,不外利用较少,一般也只要摇板和散板,如刁德一唱的“这个女人不寻常”就是反西皮摇板,伍子胥唱的“子胥筏阅门楣第”就是反西皮散板。

  西皮中常用的板式根基上就有这些,但少见的如“西皮小导板”“西皮回龙”,就在《见母》一折中杨延辉的“老娘亲请上受儿拜”中全用到了。导板竣事后只要上句,“拜”字用回龙接了下句,便利后面的演唱。由于京剧的唱段一般都恪守上下句的准绳,若是没有则要用锣鼓经中的“扫头”垫底。但若是打了扫头就暗示竣事,所以还有唱段就会用到“回龙”。“回龙”、“散板”容易和“导板”相混合,所以初学者该当要留意。由于版面无限,所以西皮类唱腔就先引见到这里。

  二黄唱腔与西皮雷同,也分“导板”、“三眼”、“原板”、“二六板”、“摇板”、“散板”和“回龙”等,用法也几乎不异。但由于二黄为“板起板落”的缘由,所以没有省略“眼”的流水和快板,多了“快原板”。二黄会把“回龙”作为起板,叫“二黄碰板”,还有“二黄跺板”。但二黄的回龙同西皮有所别离,有时会有一大段,叫做“回龙腔”,分歧于“回龙板”只唱最初一个字。二黄也有“回龙板”,要留意区分。

  还有,像“南梆子”(西皮类),“四平调”(二黄类),“反二黄”(反二黄类,板式几乎与正二黄一样齐备),“汉调二黄”(二黄类),“高拨子”(反二黄类,次要由“导板”、“跺板”、“原板”、“摇板”和“散板”形成)都是京剧的板式。

  西皮与二黄区别

  西皮”和“二黄”本是两种分歧的声腔,若是从调式、调性、旋律布局、音乐气概等方面进行细致的阐发,不免有些过于繁难,而使初学者感受过于复杂,罕见方法,发生畏难情感。那么,若何既简洁又清晰地域分出“西皮”与“二黄”呢?简而言之,不妨从京胡的定弦入手。起首有一个感性认识,而后逐步深切,再从理性上加以消化,那样,你就会感应分辨它是如斯的垂手可得。

  “西皮”唱腔的京胡定弦为“6~3”(la~mi)弦,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“la”音,外弦为不带高、低音点的“mi”音;“二黄”唱腔的京胡定弦为“5~2”(gol~re)弦,即里弦为简谱带一个低音点的“gol”音,外弦为不带高、低音点的“re”音。

  分歧的定弦是因为两种声腔的来历属性分歧而形成的。同时,这种分歧也构成了两种声腔各自的音乐特点和气概。“西皮腔”脱胎于梆子腔,故而其旋律高亢激动慷慨,具有较着的北方特点。“二黄腔”的发源有两种说法。一说源于江西的宜黄腔;一说源于徽调。无论它源于宜黄腔仍是徽调总之都是南方剧种,所以其南方音乐特色较为凸起。

  领会了它们分歧的气概属性和京胡定弦后,在赏识与演唱过程中,你就不难抓住容易区分二者的另一个特点--过门儿。以〔原板〕的起首过门儿(也就是演员预备开唱前的前奏)为例,无论它以什么样的方式开起,在过门儿竣事处,“西皮”过门儿老是归到“1、6”这两个音上,并且用一个起于“do”音又止于“la”音的箭头连线毗连起来,构成一个下滑的落音,然后演员起唱;而“二黄”过门儿的竣事又老是别的一种形式,即归到“565 561”这几个音上,三、四两个“gol”音用一条连线毗连起来,随之进入唱腔。

  若是您要证明这一点的话,不妨翻看几条“西皮”与“二黄”过门的谱例做一下比力。好比《失街亭》“两国比武龙虎斗”、《空城计》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”、《元宵谜》“那日风浪平地起”、《捉放宿店》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等几段唱腔的起首过门儿,如许,就会更直观、更清晰、更易理解一些。

  看过以上几条过门儿的谱例之后,有乐趣的话你最好听一听它们的声响,慢慢地你就会在你的脑海里构成“楞--啊”和“楞根儿楞--里根儿”如许两句雷同北京人讥讽时说的“俚根儿楞”的腔调。记住了这两句极具特点的腔调后你会发觉,虽然京剧的唱腔、过门、板式等有着极丰硕的变化,但只需记住“1、6”和“565 561”这两个特征腔调,一般环境下就能比力容易地分辨“西皮”与“二黄”这两种声腔,而不至将二者混合了 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声明:该文概念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消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供给消息存储空间办事。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,都是票友的最爱,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,都是票友的最爱,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

  冰与火之歌

  今日搜狐热点

  进入搜狐首页